Image
作者 郑永年

郑永年:共同富裕的浙江经验与中国自主知识体系

05. 24, 2022  |     |  0 comments


导读

5月20日,由著名学者、浙江省委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咨询委委员郑永年教授撰写、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共同富裕的中国方案》新书首发暨研讨会在杭州举行。本文根据郑永年教授发言整理而成。


郑永年: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

广州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理事长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前海国际事务研究院院长


我一辈子都是文字工作者,粗粗算了一下,中英文写的、编的都快接近100本了,但这是第一次举行新书发布会,以前从来没有过。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抽时间出席本次活动。特别感谢浙江出版联合集团鲍洪俊董事长,我要感谢他给我的“压力”。去年我来浙江,他邀请我写一本“共同富裕”方面的书。后来在海南开会,他又把我拉住,重提这个话题。没有他这个要求的话,我这本书虽然会写,但是时间会拖得很长。在他的巨大“压力”之下,我就没有办法,一直赶,其他的工作就推迟了。


去年清明节前后,我受邀到浙江来考察,花了一段时间,到各地方去调研,感受确实很深。我这个人,我一再说,是一个农民的小孩,是从来不相信教科书的,中国的教科书不相信,西方的教科书也不相信。我自比金庸小说里面的丐帮,走走看看,一边走一边写,所以说还是有一些经验观察。浙江也经常来,当然以前是回老家,宁波余姚四明山区走得多一点。


2006年,浙江省曾委托我组织一次专家连线,那个时候组织了一大帮外国专家来考察,我陪着他们在浙江走了一圈。这前后两圈走下来,我的感受是非常深的,因为前后有对比。我觉得中央确实没看错,把浙江选为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中国的省份我走了不少,我觉得浙江省确实是个典型。因为现在中央的几个示范区,上海有浦东,深圳是整个城市,浦东只是一个城市的一半。浙江确实是个典型,有工业又有农业,有城市又有乡下。所以浙江成功了,确实对全国的共同富裕是一个非常大的推进。


当然,我不是说写这本书仅是出于对浙江的关怀,更重要的是在学术上的意义。最近这几年,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我们要建立自己自主的知识体系。这一点触发了我很多的想法,也给了我很多的动力。因为我们从近代以来,社会科学一直是从西方进口而来的,到现在为止还是这样。


你看现在经济发生困难了,如何解决经济问题?我不太满意现在经济学家在争论的,有人在讨论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有人在讨论凯恩斯主义,有人在讨论货币主义,也有人在讨论哈耶克,一直在争论。但是我想,我们哪一个主义能来解决中国的问题呢?我们说马克思主义很重要,但是这个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不是原教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马克思主义是要消灭国家、消灭私有制,这些东西能解决中国问题吗?无论是国有资本还是民营资本,都是《宪法》所承认的,有合法性、法律合理性的,我们是混合经济。


所以,如果我们再去讲极左的消灭私有制,把民营企业作为中国经济问题的根源,这个反而会导致更多的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凯恩斯主义也是一样,一直强调公共投资,但是现在我们的公共投资有些地方已经过度了,公共投资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吗?讲资本主义,讲哈耶克的私有化,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能解决中国问题吗?也解决不了。浙江的东西用中国自己的经济学理论可能会解释得更好,从《管子》一书到《盐铁论》,到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等等,都能发现中国自己的经济学思想。所以我在考虑一个问题,如何根据浙江的经济发展经验来写中国的政治经济学。当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但我是有这个意向想做这个文章。


还有大家研究资本论很多,研究国家论的很多,但是研究社会论的很少。现在社会学家研究社会还不够全面,资本也是社会的一部分,国家也是社会的一部分,人也是社会的一部分,还是缺一个社会论。资本论、国家论都有了,那么社会论怎么样呢?我觉得我们国家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物质上已经崛起,但是我们对知识体系的贡献还不够,这个软力量还不够。我就自己吹牛吹一下,马克思根据英国的案例发明了资本论,我们能不能根据浙江的案例来写一个社会论呢?所以我在这本书里面提出了一个社会国家的概念。这是非常初步的想法,以后要向各位领导、各位专家继续学习、继续请教,希望以浙江的经验为基础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


★ 本文原载于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