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张文一、任意君:默克尔卸任后德国对华政策恐趋强硬

09. 17, 2021  |     |  0 comments


IPP评论是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官方微信平台。


导读

长期以来,德国一直将中国视为重要市场和合作伙伴,并不断地从中国的发展中获益。中国在五年前就已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对华贸易在德国创造了大量工作岗位,相当数量的德国企业在中国成立了分公司和合资公司。


然而,随着近年来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对华政策上正逐渐转向对抗,德国相对友好和务实的对华态度也正面临着来自国内外多方面的批评和压力。


尽管到目前为止,总理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政府基本避免了将德国卷入中美之间的冲突中,默克尔本人的退休即将在本月26日举行,但选情仍充满变数的联邦大选很可能会使这一情况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如何在商业利益和意识形态之间、中国和美国之间做选择,已逐渐成为德国不得不面临的新问题。


本文将简要概括本世纪以来中德关系的走向,梳理本次大选主要参选政党的对华政策主张,并展望大选后德国对华政策的前景。



中德关系回顾


1998到2005年间,由总理施罗德领导的德国政府对中国态度非常友好。德国在此期间大力推动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施罗德本人更是几乎每年都前往中国访问,并反对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上指责中国。他还主张欧盟应撤销针对中国的武器禁运,并在1999年5月7日北约导弹袭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后,代表德国当面向中国总理朱镕基道歉。 
2005年默克尔接任总理后,一改施罗德政府的策略,首先采取了以意识形态为主导的对华政策。德国政府不仅要求欧盟坚持对华武器禁运政策,拒绝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更公开地以人权问题为理由批评中国。
默克尔更是于2007年9月在总理府会见达赖喇嘛。同年10月,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CDU/CSU)发表了德国的亚洲战略文件,其中提到:“长期的合作关系只能建立在共同的价值观基础上”。该文件还提到,必须阻止亚洲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崛起。中国已对德国和欧盟的利益构成潜在的挑战,而德国应联合美国和亚洲民主国家一起应对,确保中国不会影响亚洲的稳定。 
默克尔和联盟党强硬的对华态度在其联合政府内部造成了很多分歧。当时的德国外交部长、社会民主党(SPD)人施泰因迈尔就极力反对默克尔意识形态主导的对华外交政策,并在多个场合与默克尔公开发表相矛盾的意见。
来自联合政府内部的不满以及商界人士的压力,导致2008年开始,德国对华策略发生了软化。2008年2月,联盟党外交政策发言人冯克莱登公开宣称,价值观和利益是“无法清晰分割”的,看似纯粹的价值观问题,实际上都是为保障长期利益而服务的。当年年初,德国首度直接承认台湾和西藏是中国领土,并在5月汶川发生地震后主动为中国筹集了价值2400万欧元的物资,重建了8所学校。这些努力使得中德关系回暖。
自此之后,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政府对华政策的重心长期放在发展经贸关系上,并在此方面取得了进展和突破。与此同时,德国甚少在公开场合对中国提出批评,默克尔本人也如她的前任一样,几乎每年都前往中国访问。这一政策基调中的大部分持续至今。 
然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企业对于欧洲高科技关键性企业的收购等多重因素还是在德国工业界和政界引发了担忧,重要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BDI)在2019年1月提出中国是“制度性对手”的概念。
欧盟随后决定在2019年3月重新审视对华政策,并在政策文件中将中国称为“合作伙伴”、“竞争者”和“制度性对手”。这一定性在2020年6月之后也为德国政府所沿用。 

主要参选政党的对华政策主张


本月26日,德国将举行联邦议会选举,并将于之后产生新的总理。由于德国采用联立制选举制度,任何一个政党都很难在议会中取得超过半数的席位。因此,大选后各主要政党需要相互妥协,组成联合政府执政。
过去16年来,德国一直由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联合不同党派执政,且默克尔和联盟党的支持率长期维持在较高水平。然而,由于联盟党推选出的总理候选人拉舍特未能获得公众的广泛认可,该党的支持率在近期出现较大下滑,目前仅略高于两成。
这一情况造成德国大选的选情极为复杂,过去几个月间,各党派在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波动很大,变数仍很多。这也使得除德国选择党(AfD)以外的其他主要政党在对华政策上的主张都可能成为未来德国对华方针的一部分(德国选择党由于其极右的政治倾向,目前遭到议会内其他所有政党联合抵制,所以不可能加入任何联合政府)。
目前,有三个政党有望成为最大党——中间偏右的,由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在巴伐利亚州活动的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组成的联盟党、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和联盟90/绿党(Bündnis 90/Die Grünen)。与此同时,代表商业阶层利益的自由民主党(FDP)和与前东德统一社会党(SED)有历史渊源的左翼党(DieLinke)也有望参与由其他政党主导的联合政府。 
在过往的联邦大选中,中国从来不是各党派关注的重心。在2013年和2017年的联邦大选前,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发布的四份竞选纲领中,“中国”这个词一共只出现了四次,且都是在一些边缘议题中作为例子被提及。
而今,德国的对华政策已成为本次联邦大选中的一项重要议题,五个主要政党在竞选纲领中对此皆有论述,各政党领导人也常就对华政策议题在媒体上发表意见。 

联盟党(CDU/CSU)


与其他德国政党不同,中间偏右的联盟党非常重视外交议题,也认为德国作为具有重要性的大国应当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该党在竞选纲领第一章节——《德国在世界上需要承担的新的责任——出于对于和平、自由和人权的坚持》中,就详细阐述了其在对华政策上的主张。


在双边关系的定性上,联盟党一如既往地认为中国是“竞争者”和“合作伙伴”,但也是“制度性对手”;中国有意愿,也逐渐有能力按照自身的需要影响和塑造国际秩序,并通过技术和投资对其他国家发挥影响;德国应与美国和其他相关国家密切协调以应对这一挑战,也应避免在知识产权、高科技和数据信息等领域过度依赖中国。


另一方面,该党认为,德国应平等地与中国交往,并在公平竞争、尊重和互惠的原则下与中国合作,建立真正的伙伴关系。联盟党还主张,欧盟应当提高工业竞争力,以应对来自中国的,包括量子技术、半导体、人工智能、区块链、氢能源等在内的新技术领域的竞争压力。 


在六月举行的七大工业国组织(G7)峰会和北约(NATO)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曾敦促欧洲各国与美国一道对抗中国,默克尔反应冷淡,称中国虽然是德国的对手,但同时也是德国的伙伴。


联盟党党魁拉舍特随后也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回应称,尽管有着不同的社会制度,中国仍然是德国的伙伴。他还拒绝将德国卷入一场中美之间的新冷战,并表示会尽一切努力增进与中国的关系。


社会民主党(SPD)

在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发表的竞选纲领中,对华政策属于欧盟外交议题下的一部分。该党主张在全欧盟层面上制定统一的对华政策。在认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经济、生态、社会和政治议题上的重要性的同时,该党认为包括德国在内的西方世界与中国在利益和价值观层面上的冲突正在增加。


因此,欧洲应“以统一和兼具建设性和批判性的方式,与中国就双边合作和竞争问题进行对话”。与此同时,社会民主党在竞选纲领中还明确表达了针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批评,并针对新疆、香港和台湾等议题表达了关切。在经济和技术领域,该党认为,欧盟需要建立长效机制,提高成员国间联合研发和生产的能力,以在数字基础设施和网络安全层面降低对中国和美国的依赖性。


联盟90/绿党(Bündnis 90/Die Grünen)
作为新兴政治势力,联盟90/绿党此次首度有望竞逐联邦议会最大党的地位。今年五月时,该党民调支持率甚至一度超过联盟党,成为选民支持率最高的政党。此后,由于党魁贝伯克(Annalena Baerbock)文章抄袭和简历不实等丑闻,该党支持率有所下降,但仍被视为是极有可能参加下一届联合政府的政党。
在对华政策上,该党也是五个主要政党中意识形态痕迹最明显的。在竞选纲领中,联盟90/绿党指控中国“系统性地破坏人权和公民权利”,不仅“迫使其他国家陷入对其经济和政治上的依赖”,还“企图对欧洲进行分裂”。德国需要“加强民主国家之间的团结”进行应对,并在针对中国的外交政策上与美国协同一致。
与此同时,该党还认为,德国可以与中国在一些层面上进行具有建设性的对话,但这绝不能“以牺牲第三国利益或人权为代价”。尽管仍表态会坚持欧盟现有的“一个中国政策”,绿党认为德国应谋求扩大与台湾当局在政治层面上的交流与互动。
在经济议题上,绿党认为德国应向中国施压,要求其为外国投资者提供更为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竞争环境。该党主张,在对协定文本进行重要补充和修订之前,欧盟不应与中国签署《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并认为应尽快要求中国在气候变化议题上承担包括淘汰煤炭产业在内的更多责任。图片自由民主党(FDP)


主要代表商业阶层利益,主张自由贸易和减税的自由民主党在对华政策上提出了和绿党接近的强硬立场。该党党魁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日前在电视专访中表示,面对中国,他会采取比默克尔更为“坚决有力”的态度。他还声称,即使在贸易利益上受损,德国也不应在“人权问题”上让步。


在竞选纲领中,自由民主党主张,德国应与美国打造“民主国家联盟”以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同时,该党还坚定支持北约(NATO),主张该组织应制定明确的对华战略,并加强与印太区域民主国家之间的合作。该党还对中国提出了诸多有关人权问题的指控,并支持欧盟制裁部分中国官员。


在台湾问题上,自由民主党在五月从竞选纲领中删除了有关“一个中国原则”的表述,并表示德国应支持台湾当局加入国际组织,进一步扩展与台湾之间的经济和民间往来。在经济层面,自由民主党称其原则上支持中国和欧盟之间签署《中欧全面投资协定》,但需要对协定内容进行修改。


该党要求,只有中国先改善“法治和人权问题”,并对欧洲企业提供更为平等的市场准入和竞争环境后,才会支持该投资协定的签署。面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自由民主党还主张欧盟应在欧洲投资银行(EIB)的框架下成立“欧洲发展银行”,以减少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的依赖,并扩大西方国家的影响力。

左翼党(Die Linke)


由于其主要关注德国国内社会议题,左翼党的竞选纲领中,外交政策所占篇幅较短。与联盟90/绿党和自由民主党不同,左翼党明确反对德国将中国视为敌人,并批评欧盟、美国和北约现有的对华政策是冷战思维的产物。


与此同时,该党还反对任何形式的贸易战,称美中之间、美欧之间的贸易战造成了经济和社会层面的严重损害,贸易政策不应成为政治要挟的工具。

 


总体而言,上述五个政党中,除联盟党和左翼党持有较为务实的立场,强调与中国合作关系的重要性外,其他三党(社会民主党、联盟90/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的对华政策均将意识形态对抗置于与中国展开经济、贸易和环境保护等各方面合作之上。而除左翼党外,其他各大党派均强调应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尽管各方就对美关系应加强到何种程度仍存在一定分歧。
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这其中固然有中美关系紧张的背景,但与此同时,中国在经济上所取得的成功对德国构成的潜在竞争压力,以及其在制度上不断增强的自信也影响了德国政商界人士对于中国的信任。
他们不再相信此前盛行的“趋同论”,不再认为只要避免对中国提出批评,同时扩大双方之间的经贸往来,就能够促使中国在价值观上更为接近西方。他们还认为,德国多年来在意识形态问题上较为克制的对华政策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还对欧洲本身造成了负面影响。
因此,几乎每一个政党都在竞选纲领中重点强调了民主制度和价值观的重要性,而这也在侧面推动了这些政党在意识形态上与中国的对抗。另一方面,调整对华政策,在面对中国时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也正在成为德国公共舆论和民众之间的共识
民意调查机构Forsa八月下旬公开的一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8%的德国人认为,即使对华经贸关系受损,德国也应制定和执行更为强硬的对华政策,而在原则上反对任何更为强硬政策的受访者仅占19%。这反映出德国公众对于中国总体上持有的疑虑态度。
与之相对的是,在拜登接替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德国人对于德美关系的悲观情绪正在消散,支持与美国加强联系的德国人显著增加。

结论

无论是在经贸、科技,还是在近年来日益凸显的气候变化问题上,德中两国间都有着坚实的合作基础和密切的关系。长期以来,德国政府奉行互惠互利的对华政策,中国巨大的市场也对德国经济的稳健发展起到了显著的促进作用。也正因如此,在对华政策上,德国当前的国家利益与对中国态度日益强硬的美国并不一致。 


近年来,德国确实越来越重视来自中国的竞争压力。然而,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并未改变其坚持的对华方针,仍将中国视为合作伙伴,并不断增进与中国在各方面的接触。
但是,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多数主要党派和主流民意皆认为,德国应当采取更为强硬的对华政策,部分党派甚至将意识形态斗争视为面对中国时的首要问题,并不惜牺牲德国在经贸等领域的利益。无论大选中的胜利者是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还是舒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在新组建的联合政府内部,必然会出现更多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声音。
面对如此的内部压力,以及来自盟友的重新定义对华政策的要求,德国新一届政府恐怕很难维持默克尔政府当前“不站队”的对华政策基调。如果不得不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德国和欧盟倒向美国,加深与美国方面的联系恐怕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在此情况下,如何维持和中国在经贸、气候变化等方面的合作,以及解决随之而来的经济问题,都将成为德国政府面临的难题和考验。 


图片


★ 本文系IPP独家稿件。作者:张文一,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政治学、法学学士,旅居德国7年,德国嘉特纳拍卖行(Auktionshaus Christoph Gärtner GmbH & Co. KG) 邮品专家;荷兰卡塔维基公司(CatawikiB.V.)摄影/现代艺术专家;任意君海德堡大学中国研究学士,旅居德国19年,德汉会议口译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